狠狠再见二丁目

看长相的孤独症患者放弃治疗只爱冷笑话

【卯友】谁动了我的崽(生子,一发完)

太可乐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鹿饼子:

男男可生子设定
搞笑吐槽向,慎入。
带球跑的小河神和喜当爹(?)的丁少爷。
少量连化青x郭得友。
会有一个相同设定的pwp(我就是说说)
——————
1.
郭得友被救出来的时候挺着个肚子,没看见在邪魔歪教这儿反派怎么虐待他,一张瘦削的脸倒是圆润了不少,唇红齿白的。
“连化青呢!人呐!”
整个大厅只听见他中气十足的问话,站在一边的小兵们看着脸色阴晴不定的丁卯,战战兢兢地不敢说话。
郭得友把手里啃了一半的苹果丢到了一边儿,“哟这不是丁大会长嘛!”
丁卯忍着怒气,“你这是怎么回事?”
郭得友摸了摸圆滚滚的肚皮,“哦这个啊,吃的啊。”
“吃的?”丁卯看了看他细瘦的四肢,“你骗鬼呢?”
“连化青呢!郭爷我要吃小鱼儿!”
郭得友不理他,依旧四处张望着嚷嚷。
“别喊了,连化青早跑了。”
“这个骗子,”郭得友两眼儿一翻,“不过吃他点儿东西就受不了了。”
丁卯:……
郭得友接着说,“好歹我也是给他生孩子的……”
丁卯:嗯?!!!

2.
那龙王庙是住不得了,丁卯好言好语,又给顾影开出了丰厚的条件帮着腔,这才给郭得友接进了漕运商会的会馆里住下。
一住下,这风言风语就起来了。
小河神这肚子是怀啦?
怀啦,好像是丁会长的。
可别胡说了,要是丁会长的,干嘛现在才给接回来?
听说是什么邪教的种……啧啧啧,给丁会长戴帽子呢。
丁卯路过这些碎嘴路人那,听见这对话,一拍脑门。
他就说,怎么最近鱼四把他柜子里的帽子都给换成绿的了。

3.
绿帽子会长回了家,家里来了俩姑娘。
顾影和肖兰兰围着郭得友上下其手,就差没给他的肚皮当众掀起来了。
丁卯看见郭得友就想起自己的伤心事儿。
反派杀我父亲抢我老婆,这么看我一定是主角。
他回过神儿,就听见三个人在那头叽叽喳喳。
“我家里有那种盘扣的长褂,赶明儿给你拿来。”
“那郭爷我穿起来肚子撅八里地远,难看死了。”
郭得友还挺臭美。
“才不会,这呀,叫做母性光辉。”肖兰兰笑他。
“我是爹,是爹!”
“你又不是海马,孩子从你这儿出来,就得喊娘。”
顾影在一边儿拼命举手,“我可以给孩子当爹爹!”
“说的也是,连化青下落不明,这孩子可不能生下来就没爹。”
“去去去,”郭得友轰她俩,“一个不带把的爹,一个带把的娘,像话么。”
顾影:这会儿你倒是很熟练地承认自己是娘了。

4.
肖兰兰看见站在门口的丁卯,眼睛一转,“丁会长,不知道的,都把这孩子当您的儿子了呢。”
丁卯依旧沉浸在我老婆坏了我杀父仇人的种难道主角注定无法拥有一个美满的结局……的悲伤里。
因此他错过了一句非常关键的话,以至于他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都自动自觉地从柜子里拣绿色的帽子带。

5.
郭得友嗑着瓜子儿,得吧得吧上下嘴皮儿动得勤快。
“孩子本来就他的啊,谁说没爹了。”

6.
丁卯光明正大地盯着媳妇儿。
郭得友啃完了最后一口梨,看了他一眼。
丁卯红了脸,悄悄盯着媳妇儿。
郭得友左右望了望,把吃完的梨核塞进了丁老爷子生前最喜欢的海棠花下面。
丁卯清了清嗓子。
郭得友开始啃第二颗梨。
丁卯受不了了,霍得一下站起来。
“郭得友!你就不准备解释一下吗!”
“解释什么?”
丁卯悲愤欲死:“你……你就这样对待我?!”
我俩确定关系还没来得及结婚,你就给连化青掳走,不说让你负隅顽抗就罢了,你倒好,跑去给敌人造敌人去了。
丁卯几乎能想到连化青得意的嘴脸:没有枪没有炮,敌人给我们造,没有教徒不担心,敌人的媳妇儿给我们生。
郭得友犹犹豫豫:“那……那我说了?”
丁卯视死如归:“你说吧。”
郭得友惆怅地瞪着他的肚皮,“我道歉,是我对不起你。”
丁卯悲怆地捂住了脸。
“丁老爷子的那个唐三彩花瓶里……也有我吃完的桃核……”

7.
丁卯忧愁万分。
他即将开始人夫与人父的试用之旅。
俗称喜当爹。
也叫“老婆怀孕了父亲不是我”。
让我们为丁会长鸣炮庆贺。
啪啪啪啪啪啪。

8.
鱼四再也不说自家的小会长的坏话了。
他逢人就夸他家会长能隐忍,气度大,乃可塑之材。
就是飘逸的发丝间隐隐有点绿。
这句他没敢往外兜。
但俗话说得好了,要想生活过得去,谁能头上没点绿。
看来这有钱人,对待这种事儿也无法避免。
鱼四想着,喝了口酒。
今天也是知足常乐的一天。

9.
“就是一小屁孩儿,至于买这么多东西吗。”
“你不懂,这叫胎教。”
“胎教?”郭得友懒懒地抬了抬眼皮。“你的意思是他搁肚子里还有思考能力不成?”
“那当然的啊,人脑是在不断思考的。”丁卯一本正经。
郭得友一脸坏笑凑近了点,“嘿嘿嘿。”
“干嘛?”
“那你就不怕他出来了,指着你说‘就是你拿棍子捅我的’?”
丁卯反应半天,然后憋了一张大红脸,愣是没说出话来。


10.
郭得友和丁卯怄气了。
原因是丁卯晚上睡前不肯给他念安神咒语。
“那你给他念不就行了,”顾影十分不满,毕竟她是要当小姨的女人了,“随便念几句哄哄他开心。”
“不,”丁卯义正严辞,“我是一名相信真理的科学论者。”
“那你给我解释解释,你家媳妇儿带着把还能生孩子的事儿。”
“…………这是大自然的奇迹!”

11.
丁卯还在和郭得友怄气。
还是因为念咒语的事儿。
“你干嘛就不能给人家念啊。”
“他说连化青之前都给他念。”
肖兰兰横眉竖眼,“万一因为不念安神咒语,我大侄儿发育的不健康,我就在津城晚报上刊登独家新闻,说你丁卯虐待人家落难母子,人面兽心!”
丁卯气绝:“你又是为什么这么义愤填膺啊?”
“因为我也是要做小姨的女人!”
要做小姨的女人?
好像没什么不对。

12.
丁家两口子怄气还没结束。
连化青被抓到了。
丁卯去了一趟警局,付来勇一见他,就摸着胡子,充满同情地拍了拍丁卯头上的帽子。
“颜色真合适。”
他声情并茂地夸赞道。

13.
“我决定放他自由。”
连化青看了看丁卯,对方一脸生无可恋。
“他都是你的人了,孩子都有了,这场比赛,是我输了。”
连化青喝了口水。
“我们是因为你才相爱,没想到也是因为你分开。”
丁卯擦了擦眼角并不存在的泪花。
连化青啃起了馒头。
“既然他如此留恋你,我会和付队长说,让他放你一马,你带着郭得友和孩子,早点归隐去吧。”
连化青馒头一扔,变了脸色。
“我做了什么!你要这么折磨我!”
丁卯:???
连化青声嘶力竭:“你要是再敢把郭得友送回来,我就屠杀天津城!!”
丁卯:???
连化青眼泪都快出来了:“我说真的!我在监狱挺好的!让我呆在监狱吧!!”
“额……”
“我们魔古道庙小!供不起海河河神这大佛!您行行好送他回去吧!!”
丁卯看见连化青哭得鼻尖都红了,不由得替自家媳妇儿遇人不淑而生气:“没想到你居然是这种不负责任的爹!自己的种自己养!”
连化青听了要打人。
“那是您的!不是我的种!!不是!!”
丁卯气愤不已:“你不要再骗我了!!郭得友已经跟我坦白了!连化青!你还嫌羞辱我不够吗!”
连化青生无可恋:“那要是我的儿子,我魔古道从此万劫不复……”
丁卯气愤地捶了捶讯问室的铁栅栏,“你够了!人人都知道魔古道已经完蛋了!你何苦再来折磨我!”
这年头当个反派真难,尤其是遇见个认死理儿的主角。

14.
A:“听说连化青最近一直尝试自杀来着。”
B:“好像是丁会长上次逼迫他,然后要把连化青和小河神的儿子说成自己的。”
A:“嘘嘘嘘!让丁会长听到了你饭碗就不保!”
B:“我有点儿同情连化青了……”
A:“呸!他那是自作自受,我倒是同情丁会长,媳妇儿肚子里怀着仇人的种。”
C:“憋闲聊了!!又出事儿了!”
A&B:“怎么了?”
C:“连化青又想拿馒头噎死自个儿!”
B:“啊?!”
A:“……给他碗豆浆,不打紧。”
这年头当个反派真难,连死都死不掉,还要背负莫须有的罪名。


15.
郭得友坐在警局讯问室里嗑瓜子儿。
吧唧吧唧吧唧吧唧。
“你们聊。”丁卯哀怨地看了一眼郭得友,和他圆滚滚的肚子,关上了讯问室的门。
“他为嘛一脸怂样?”
“你说话啊连化青?”
“水……给我点水……”
郭得友敲了敲门,丁卯立刻打开了门。
“怎么了怎么了?!他说你什么了!你是不是要离开我!!”
郭得友看着他,有点尴尬地放下了手里的瓜子儿。
“连化青又被馒头噎着了……”
没准儿他那种怪里怪气的声音就是小时候被噎多了。
郭得友心想,然后为自己的推理点了个赞。

16.
三个月前。
“连化青你为嘛不吃饭。”
“进化,是不需要进食这种低等行为的。”

17.
“连化青……”
“先别跟我说话,等我吃完这个包子。”

18.
什么邪教中二病。
就是饿得不够狠。
———郭得友深入敌后经验谈。

19.
丁卯回去一路都怪怪的,郭得友虽说没心没肺惯了,但好歹丁卯是他孩子的爹,又是他未来的丈夫,小河神觉得还是很有必要和他严肃地谈谈。
出警局。
“丁卯……”
“我想起来哦,肖兰兰昨天说她邀请顾影住她家去了!”
路过馄饨摊
“丁卯——”
“你想不想吃馄饨?这家据说是天津第一!”
“丁——”
“鱼四昨天把给你新做的衣服拿来了,快回去试试吧!”
丁卯强颜欢笑,他知道郭得友放不下孩子,也放不下孩子的爹,这是要找他摊牌来了。
“我说……”
“我不想听!”
不听不听,河神念经。
“丁卯你别耍小孩子脾气。”
“我……我耍什么脾气了!”丁卯大大的委屈,“我不是舍不得你嘛!”
“啊?”
郭得友一脸懵逼。
“我……我这是要怎么着了?你就舍不得我?”
“你不是要和我分手吗?”
“哈?”
郭得友皱着眉头,“我只是觉得有件事儿得给你说,毕竟你以后也是我丈夫,不能丢面儿。”
丁卯只听见“我丈夫”,激动的当场就要飞起来。
“你说你说!”
媳妇儿说嘛我都喜欢!
“额……咱中午吃的嘛。”
“……韭菜鸡蛋。”
“还有呢……”
“西红柿鸡蛋汤。”
郭得友循循善诱,奈何丁卯启而不发。
“你的门牙吧……有那么一点色彩斑斓。”
“啊?”
丁卯愣了愣,恰巧俩人经过一家西洋镜子店,他对着镜子一张嘴,俩门牙左边一个粘着片绿菜叶,右边粘着西红柿皮。
“你怎么不早说?!”
“我这不是一直想跟你说嘛!!”
郭得友委屈。
委屈得宝宝都抗议了。


20.
肖兰兰接到了丁少奶奶的投诉电话。
哦,准丁少奶奶。
无所谓了 。
“怎么了郭得友?”
“花奶牛是什么牛?”
“额……花的……奶牛……?”
这事儿问肖家大小姐,的确是为难她了。
毕竟她也只从画册和牛奶罐上见过。
“你干嘛问这个?”
“丁卯说我像花奶牛。”

21.
肖秘书长以为家里的电话漏电。
不然为什么自家温柔娴静的女儿会握着电话浑身抽搐着,还发出大笑。
他抖了抖。
以后不能让兰兰和小神婆在一起玩了。

22.
“丁卯!”
丁会长还没吭声,鱼四先抖了抖。
“丁卯!!给小爷滚出来!!”
“会长……您看是不是……”
丁卯捂着嘴偷偷笑,笑够了才挥挥手,“你下去吧,让郭得友进来。”
鱼四这才把门打开,小河神穿着一身长袍马褂,肚子倒没有很明显了,只是脸上带着怨气,怎么看怎么喜俏,谁也不觉得害怕。
他关了门,隐隐约约听见人在里面嚷嚷。
“你就是拿这事儿取笑我!”
“我没有……我哪敢啊……”
“我告诉你!下次我再难受都不会让你给我吸!”
“我错了我错了……”
“把那劳什子给拿去扔了!”
“好好好……”
那么问题来了。
吸什么?
鱼四一脸懵逼。


23.
“胡叔,最近不用给我准备牛奶了。”

24.
丁卯从小到大都知道,害喜这事儿是孕妇少不了的,轻了的,食欲不振,严重了的,吃什么都给吐出来。
他家这位看起来,情况平顺。
“杏仁豆腐来两份,肘子给我四个,对对对还有聚华大饭店的鳕鱼和牛排!”
好吧,异常平顺。
郭得友两手一摊。
那是孕妇,郭爷我是孕夫。
“还有还有别慌着走!城北的烤鸭!城南的炸糕!”
丁卯揉了揉额头。
“那个……英国领事馆的合同我们签了的吧?”
鱼四不明所以:“签了的,五年呢。”
……
短时间内不会被吃破产了。


25.
“你又吃不了这么多干嘛硬撑!你看看!吐了吧!”丁卯一边给人顺气一边心疼得不得了。
“……谁让你说我是花奶牛…我可不就吃得多多的,呕——”
“吃进去了,你消化了吗?到头来还不是自己受罪!”
肖兰兰和顾影站在门外,听见这话对视一笑。
几天不见,丁卯变成了情话boy呀。
这个进化比魔古道要厉害。
“我——”
“你浪费的!那可都是兄弟们的血汗钱!码头上工人们辛辛苦苦用勤劳的双手换来的资本积累!你说说你!是不是资本主义的剥削者!”
……
当她俩没说。


26.
码头又清场了。
为什么要说又呢。
这是这个月第三次了。
“就半个时辰,到点儿了就赶紧上来!”
“知道了知道了。”
郭得友穿着件单褂,肚子给下摆撑出条小弧线,不耐烦地给丁卯摆摆手,顺着码头的台阶扎进了水里。
“绳儿还没拴上呢!!”
旱鸭子再能耐,只能站岸边瞎嚷嚷。
入了伏郭得友要游泳,眼看着自己双下巴都要出来了,他决心向胖胖的自己告别。
毕竟有天发现以前还有肌肉线条的自己手碰不着脚尖了是件相当打击人的事情。
奈何夏天天热,丁卯家游泳池进展又慢,他不喜欢在死水里游,就闹着要来码头。
秉持着“我媳妇儿的小肚子(和奶)是你们能看的嘛”的丁会长,大手一挥清场半个时辰。
那气势看得隔壁一生门崔疯子恨得牙痒痒。
丁卯没收了潜水镜,让郭得友在河面上露个头,好随时看着。
“丁卯丁卯!”
人夫很紧张:“怎么了怎么了!”
“我累了……”
“啊?!”丁卯急坏了,生怕郭得友没劲儿游回来。
“我游不动……”
“赶紧回来!”
“我回来也没劲儿……”
“回来带你去吃肘子!”
“好嘞!”
丁卯看着刚才还有气无力冒着头的郭得友如同浪里白条一样朝岸边逼近,心想。
媳妇儿,就你这样,能瘦下来才怪。


27.
丁卯忧心忡忡。
丁卯又气又急。
丁卯如同热锅上的蚂蚁。
“你再转,人还是没出来。”肖兰兰看他,“连害喜都没有,你就放心吧,肯定是顺产。”
“想着我要进去陪他,我还特意给他剪了指甲。”
“啊?这是什么讲究?”
“胡叔跟我说,当年胡婶儿生天明哥的时候,指甲给他脸都刮花了。”
“……爱的印记,你应该留一个的。”
丁卯心有余悸地摸了摸自己的白嫩脸蛋儿。
“现在看来,没准儿我是给医生们一个免于毁容的机会。”

28.
“哪位是郭得友先生的家属?”
“啊我是我是。”丁卯迎了上去,不自觉地看了看医生脸上有没有什么指甲的划痕。
嗯还好没有,丁少奶奶是有素质的产夫。
医生从背后拿出个东西。
“你家郭先生,把产床的扶手给拽掉了。”
……
我媳妇儿就是牛掰,嘿!


29.
丁卯和皱巴巴的婴儿大眼瞪小眼。
“别看了,起名字要紧呢。”顾影看不下去了,把他拉到了一边。
“我不喜欢他。”丁卯指着襁褓里的婴儿下了结论。
“……不喜欢也是郭得友的儿子。”
丁卯探过头去,孩子涨红着一张小脸,冲他露出了一个没牙的微笑。
“……看在你娘的份儿上,勉强让你活下来。小拖油瓶儿。”
顾影和肖兰兰疑惑地看了看对方。
丁卯居然连自己的孩子都不想要,太可怕了。

30.
她俩没想到更可怕的还在后面。
“丁卯,你在干嘛?”
“我在给孩子选名字……”
“选什么名字,就叫狗剩儿就成。”郭得友不耐烦地挥挥手,“名字贱好养活。”
“不行!我都选好了!”
丁卯一脸复杂。
郭得友被他看得有点毛骨悚然,“你……选到什么了?”
“我想了几个极富有代表性的名字,算是我送给你们俩最后的礼物。”丁卯深情又无奈地苦笑。
你们俩?
郭得友顺理成章地把这个“俩”等于了“娘俩”。
“哦……你说吧。”
“你姓郭,他爹姓连,不如就叫连锅端吧。”
“…………”
“不满意?我还有个备用的,连连看怎么样?”


31.
没见过上赶着给自己戴绿帽子的。
———两个要成为小姨的女人如是说。

32.
对一个一门心思怀疑自己的娃不是自己的男人,你能怎么办?
当然是选择原谅他:)
———已经成为娘(x)的小河神如是说。

33.
“嘛玩意儿?!!”
“孩子是我的?!!”
“那还叫个毛的连连看啊!!”

这是天津卫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听见丁卯丁会长的天津话。

34.
与此同时。
天津警局讯问室。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终于证明了我的清白!!”
连化青开心得像个两百斤的孩子。




END。

啊?
你说孩子到底叫什么?
当然是叫狗剩儿啊:)













达康书记和王总才是真绝配啊啊啊啊啊啊啊!!有人萌吗😂😂😂😂
#人民的名义#

暖暖我爱你!!!!!!!!

好不容易萌了银临竟然没有粮!!!!默默好苦!!!!只能准备三刷了!(T▽T)(T▽T)(T▽T)

514的青丝节,一场说走就走的浪~记下几个梗:
新梗记一记:
皇家人不打浪语😑
你是胡辣汤里下秤砣,混蛋沉底又砸锅😏
我就是我,不一样的烟(yan一声)活(huo四声)



查血抽成这样挨了三针,其实我还是有些不开心的。

张闲闲要日天:

话说要看就看到尾


这个我可以玩2000年

希望你们吃的开心吃得高兴

我可是抱着电脑跑了7层楼才偷来的网给你们发      污污污污  



张嘴    必须吃   哼╭(╯^╰)╮


【楼诚日常】炸不炸?是个问题啊

嗷嗷嗷

棠花栈:

娱乐圈AU又一发。接【楼诚日常】情人节快乐


甜不甜,你看看就知道。


 


合集:【楼诚日常】合集汇总(不定时更新


————————————————————————————


1


影帝明楼,因为情人节当天在微博晒出与其经纪人明诚的十指相扣对戒照而迅速占据热搜榜榜首,同时也登上各大网络媒体头版头条。


媒体集体炸锅。


明楼的粉丝们表示,“情人节发个糖而已,你们至不至于?”


 


2


多家媒体电视台都试图联系明楼经纪人确认此事,不过电话一直未接通。


 


3


一对如胶似漆的恋人,刚过完情人节。


大早晨的,怎么可能接电话?


能不能有点生活常识?


 


4


明氏企业董事长明镜出席某商业活动时遭到大批记者提问。


“请问您对您弟弟明楼老师昨天发的情人节出柜微博有什么看法?”


“请问明楼和明诚情人节出柜事件真的属实吗?”


“请问您会支持他们还是会反对呢?”


明镜听着围在面前的记者们叽叽喳喳地提问,依然勾着优雅的微笑,心里盘算该让明楼在小祠堂跪多久,


“第一,他们两个这也不算出柜,因为这件事我们早就知道,他们在一起很多年了,在我看来,这就是情人节的一条微博而已,不过秀了秀恩爱;”


“第二,他们两个,一个是我亲弟弟,一个是我看着长大的弟弟,阿诚虽然跟我们没有血缘关系,但他一直都是明家人,他们两个在一起,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他们也经历了时间的考验,我谈不上支持或反对,我爱他们,更尊重他们的每一个选择;”


“第三,借着你们媒体这个平台,明楼,阿诚,我知道你们平时工作忙,都照顾好彼此,这个月记得回家吃饭。”


 


5


明镜接受采访的这段视频热度迅速飙升。


各大营销号纷纷转起。


一时之间,一个沉寂多年的话题被重新顶上热搜前五。


#有一种大姐叫明镜#


 


6


明诚窝在被窝里看完视频,瞅旁边悠闲看书的明楼。


“你说大姐这是想让你跪多久的小祠堂?”


 


7


国民老公曼春姐发了微博。


“大早晨被电话震醒的时候,我整个人是懵比的。拍完戏看到手机有几百个未接来电的时候,我整个人都是生无可恋的。今天,我的经纪人到现在都还没机会听到我性感的嗓音,因为我的电话,一直占线...”


配图,是一个噘嘴闭眼烦烦哒的美少女汪曼春。


 


8


不得不说,今天曼春姐的口红,也hin好看!


 


9


明楼发了微博,只有字,没有图。


“是的,早已成归属,谢谢。”


 


10


明诚几分钟后发了一条微博,有字没图。


“不客气。”


 


11


今天的饭圈,已经不知道该不该炸了。


“毕竟我们早就知道了。”


“但是蒸煮公开了啊!”


“可是之前蒸煮就没隐瞒过啊。”


“哦,也对啊。”


“算了,管他呢,反正秀恩爱了,有糖吃就炸!”


“对对对炸炸炸!”


 


12


你问公关团队?


明楼说,这件事不用管。


你问经纪公司?


明楼说,这件事不用管。


你问为什么这么听话?


因为楼总,就是老板。


 


13


明诚有饭圈小号,关注的都是cp粉和各大站子。


因为写过不少明楼的影评,而且分析得相当专业精准,在饭圈也算小有名气。


 


14


微博名叫“就静静地看蟒蟒”。


 


15


在小号转了一条明楼的那条微博,写的是“不客气”。


饭圈表示:不愧是静静太太,这个时候都沉得住气。


 


明诚笑,那是当然。


 


【ooc+胡说八道】


【各位将就看吧】

我大武汉排骨藕汤!!好吃!!!